“我与残疾人保障法”征文选登第2期--保障法擎起生活的明灯
发布日期:2021-04-08 04:27 来源:市残联     浏览量统计:

打印 分享到:
 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保障法擎起生活的明灯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乐山市五通桥区应急管理局李晨亮

乐山市五通桥区,是一个风景秀丽、江环山抱的小城。然而,富庶一方的土地上,也有残疾人举步维艰。正是在残疾人保障法的护佑下,他们才摆脱了贫困,走进了脱贫奔康的阳光生活里。

脚下的每一步,对于有30多年缝纫经历的杨俊开来说,是如此的漫长,如此的艰难。出行靠双拐,手脚不利索,长年累月生活在逼仄的屋子里。家里还有一个半哑老婆、一个小孩需要抚养。一路走来,正是因为残疾人保障法为他们擎起了生活的明灯,一家三口被纳入了低保,基本生活有了保障,小孩也顺利地进入大学读书。

几十年来,长时间地坐着,无所事事,他觉得更是一种折磨,因为脊背伸不直,行动不便,还因为一家人要靠他吃饭。“借酒浇愁愁更愁,抽刀断水水更流”,虽然双腿残疾,长年累月地用弯曲变形的右手干活,但是他从不将“愁”字写在脸上,残疾人保障法为他鼓足了生活的信心,残联的人经常上门嘘寒问暖,送来了政策和知识,也送来了政府的关爱。

减免税收,联系客源,残联人为他倾情服好务。帮助杨俊开在跃进街质优价廉地为顾客缝织衣服,“搞这一行有30多年工龄了,这在五通桥找不出几个。”依靠自己的勤劳养活了一家人,杨俊开的言语中显示出自豪和满足,这种自强不息的精神也深受左邻右舍的敬重。

杨俊开在6岁时得了小儿麻痹症,他清晰地记得,那天跟着哥哥姐姐们到地里摘菜后,浑身瘫软走不动路了,从此之后,只好拄着双拐走路。后来好不容易攒钱才买了一部助残车。13岁的时候,读了两年书的杨俊开为了减轻家庭经济负担,开始独自摆摊,卖过地瓜、粽子、煮红苕,修过手电筒,纺过线,织过毛衣等,“什么都干过,吃了不少苦,因为手脚不灵便,赚不了啥钱。”杨俊开轻描淡写地回忆道。

为了更好地生存,他努力寻找着新的出路。1972年,竹根服装社处理一批旧缝纫机,杨俊开兴冲冲地买回个机头,自己制作了一个木架子,组合成一架简易缝纫机。当时,为了节约每一分钱,连测量长短的木尺子都是他依葫芦画瓢做成的,用的剪刀都是别人不屑一顾的“废弃物”,他却当成了“宝贝”,捡回家后,拼拼凑凑粘了几块“补巴”,照用不误。“因为买不起哟。”杨俊开不无辛酸地说,用了四年的这架缝纫机,最后被杨俊开以20元卖给了一位农民。后来,随着国家对残疾人支持力度的加大,他的生活日渐过得幸福起来。

为了学习缝纫技术,他废寝忘食地自学,专门跑到别的缝纫店去“偷艺”,别的缝纫师傅挂在店里的一件西裤,他要去观看五六次。为了学得一手精湛的技术,他买回高档衣服,拆掉重做,而他的第一本缝纫书,是靠一个朋友尽周折借来的,认不到几个字的他,一有空余时间就抱到字典“啃”,总算从书上学到一点皮毛。他还请人从上海、天津等地带回一些裁剪方面的书籍,把这些书籍当成了自己的“师傅”,“师傅带进门,修行在各人”通过不断地实践和创新,他的缝纫技术得到了提高,顾客的回头率逐渐增加了。

1998年以前生意好的时候,他要从早上8:00干到凌晨2:00左右,一天睡5小时的觉是家常便饭。生意兴旺的这时候,他一年为1000多人做过衣服,外地顾客大多数来自犍为、峨边、成都、什邡等地,他们都是慕名而来,或由亲友介绍来的。为到伊拉克、日本等出国人员做过衣服,至今仍让他记忆犹新,充满了成就感。他如数家珍地说“自己做的衣服质量好,收费低,得到了不少顾客的欢迎……”

从早忙到晚,杨俊开只能坐着缝织衣服,尽管有时累得腰酸体痛,左手常常抬不起来,但他认为还是小事一桩,最感到头痛的莫过于进货。以前,每年他要到成都进四次货,现在因为生意有些“秋”,一年只能进两次货了,上车时,杨俊开跪在中巴车的脚踏板上,再抓住扶手,靠臂力把自己吊上去,因为车子的入口限制,其它人没有办法扶他,扶也没有用,因为他的双腿支撑不起来。下车时,在别人下完后,他要先坐在脚踏板上,然后一步一步地滑下去。每次还要控制饮水和饭量,因为上厕所不方便。有时候,他也会遇上好心人帮忙。为了节省开支,他拄着双拐在成都穿街进巷,去挑选货真价实的布料,回来后,全身累得动弹不得,至少一天干不了活。

40岁时,杨俊开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残疾姑娘官秀群,次年结婚,半哑、手脚不灵活的她专门为杨俊开打“下手”,不过动作十分缓慢,一天只能给一件衣服或一条裤子挑边和锁眼。“我打衣服多了没有用,只能跟上爱人的节奏。”

杨俊开不无烦恼地说,做一件男式西裤,他要花费两天时间,一条男裤至少要用6个多小时。上有老母亲要供养,下有一个小孩要读书,杨俊开有时难免感觉到吃力,但是对生活仍然充满了信心,他声如洪钟地说:“再大的困难也能想办法解决。”正是由于拥有这种百折不挠的精神,才使他在坎坷的人生道路中越过了一个又一个难以逾越的“坎”。

邻居一位老大爷提起杨俊开就赞叹有加,说“仅仅应付家里就要费不少心思,还不说张罗这一摊子生意,因为他们两口子手脚受限,干活都慢得很,一般人长年累月熬更赶夜地这样干,是受不了的。”接待顾客、安排徒弟干活……尽管打的是“时间仗”,杨俊开却做的忙而不乱,井井有条。

“现在许多人工资高,喜欢买衣服穿,店里的生意远没有以前火爆了。”他遗憾地说,因为饱尝了自学成才的漫长和艰辛,他对自己的技艺不加隐瞒,先后收过四个徒弟,其中就包括自己的父亲,在带徒的过程中,每次都是杨俊开把布料裁剪好,再把活儿分给徒弟,“把自己的手艺全都奉献给徒弟,让徒弟们度过了难关。”杨俊开说得眉开眼笑,让他欣慰的是,正是由于自己破例收了位女邻居作徒弟,才避免了这位邻居家庭破裂,因为她的丈夫是个残疾人,没有经济来源,家庭十分贫困,杨俊开让这位女徒弟免交学费和电费,在技术上精心指点,很快便自立门户,虽然徒弟们早已各奔东西,有的已经选择了新的就业门路,但说起与他们的感情,杨俊开还是难以忘怀。

更让他感动的是:自己一家三口可以领取最低生活保障金,让他感觉到踏实和温暖。确实,残疾人保障法让他得到了不少实惠,更让他在残缺的人生中,获得了精彩和掌声!

(推荐单位:五通桥区残联)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